苏玳贵腐:至纯的黄金

首页 > 实时报道 > 国内新闻 2016-08-05 19:11:13 阅读( 评论(3)

1.jpg


贵腐之乡——苏玳


苏玳(Sauternes,又译索泰尔纳)位于波尔多南部40公里处,在加龙河左岸,出产波尔多乃至世界最好的甜白葡萄酒,是世界三大贵腐甜白产区之一。据说在16世纪时,一个很闷热的夏天过后,不停歇的降雨推迟了收割葡萄的计划。此时葡萄已经变得很熟烂,为了避免浪费,种植者还是把它们放进了发酵室。这些葡萄发酵后极度甜美,并带有馥郁的花香果香,于是,苏玳葡萄酒就这样诞生了

苏玳葡萄酒之所以特别,首先是因为它的酿造方式必须依赖于天气,在秋天容易起雾的时候,会生出一种叫做“贵腐霉”(Botrytis Cinerea)的霉菌,这种霉菌喜欢附着在葡萄周围的藤上,然后渗入葡萄皮内使葡萄受到贵腐的侵蚀,在极浓稠的剩余葡萄汁里留下果酸以及葡萄品种固有的香气分子。有足够的贵腐菌附在成熟度很高的葡萄上面,才能酿制出珍藏好酒。注入波尔多加龙河(Garonne)的希隆溪水(Ciron)升起的雾气滋养了大片的野蘑菇,春天传粉的时候,蘑菇的气息会侵蚀到葡萄中,这就是为什么好的贵腐酒中会产生美妙的松露的香气。当然,并不是每年都能出现如此理想的气候,这就使得酿制苏玳甜白的风险很高,尤其是必须由有经验的采摘者进行分批采收,采收超过十次以上,甚至一粒粒地筛选。通常每公顷的产量不到2500升,仅得一般葡萄酒产量的三分之一,葡萄所含的糖分含量却可以达到一般葡萄的两倍。我曾在苏玳区看到采收完的葡萄园里遗留下串串干瘪的葡萄,葡萄的损耗相当高。所以要成功酿制贵腐酒,除了天时、地利、人和,还要有一种沿袭传统和执著的态度才能支撑完成

在法国,贵腐酒搭配鹅肝绝对是首选的头盘,也是餐后甜品和新鲜水果的最佳搭档。同时,苏玳甜白酒的特殊风格,让它与中国美食非常投缘和匹配,尤其会将粤菜的饱满感和酸甜味发挥得淋漓尽致。但是对于苏玳贵腐酒,我却更喜欢“净饮”,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感受到真正的苏玳风格,以及它丰富的口感。


流动的黄金


滴金堡(Château d'Yquem)是波尔多历史最悠久的酒庄之一,已有400多年历史,1855年波尔多苏玳葡萄酒评级时是唯一一家被评为超一级的酒庄(Premier Cru Superieur)。“滴金”(Yquem)一词来源于日耳曼语系,意思是戴着中世纪武士的柱形尖顶头盔,事实上就是彰显尊贵之意。城堡内的酒窖是中世纪时期建成的,在这里存放着自18世纪到19世纪间最好年份的绝美佳酿

2004年5月,拥有滴金酒庄235年声名显赫的吕萨吕斯家族(Lur Saluces)正式将管理权交给 LVMH 集团,但是吕萨吕斯家族一丝不苟的酿酒作风,以及维护声誉的悠久传统仍是酒庄经营的核心理念,LVMH 集团还请来白马庄(Château ChevalBlanc)总管皮埃尔・勒顿(Pierre Lurton)来管理庄园

从建园至今,酒庄出产的每一年份的葡萄酒都相当出色,滴金堡内的葡萄果农在酒庄100多公顷的葡萄种植园中辛勤地工作着。他们一粒一粒地用手采摘下那染满贵腐霉菌的长相思,还有那馥郁芳香的赛美蓉葡萄。事实上,这两种葡萄的生长土壤各有不同,一种比较偏向于布满石子的土壤,另一种则偏向于比较黏腻的黏土质土壤。每棵葡萄植株都需要十分细心的护理,这样才能酿出高品质的葡萄酒。然而在年景不好的时候,酒庄也会毫

犹豫地取消生产,以保持自己酒品的声誉与品质。酒庄秉承着一贯的酿酒作风,坚守传统,时时刻刻都耐心处事,为世人酿造出一支又一支的绝世佳酿

除了贵腐甜白葡萄酒之外,1959年滴金酒庄也开始出品干白葡萄酒“Y”,酒体色泽金黄,混合着香草、柚子、坚果和蜂蜜的香气,层次复杂且浓郁迷人。更难得的是,这种浓郁能够与其清爽的酸度完美平衡,余味悠长。因为与当地湖泊河流、湿润的天气得以蘑菇传粉,酿制出的干白有奇妙野蜜松露气息,实属法国波尔多传统风格干白葡萄酒中的极品。但滴金干白葡萄酒的年产量仅为5000瓶左右,并只在特定年份才会酿造,每十年中约只有三个年份生产,市面上并不多见,是一款稀有的佳酿,值得收藏。“中国嘉德2015秋季拍卖会”上,北京骑士联盟酒业推出的古堡滴金“Y”干白葡萄酒2011年份大受欢迎,全部被拍出。


顶级贵腐喜结良缘


3.jpg


古堡法歌( Château de Fargues)与滴金酒庄遥遥相望,其实,这两座古堡都与吕萨吕斯家族有关,并在一个时期内同属于此家族。
法歌最初出产的是红葡萄酒,而后转为出产贵腐酒,这个转变是因为吕萨吕斯家族在1785年迎娶了一位酒庄主人的女儿而成为那个酒庄的继承者,该酒庄就是后来享誉全球的滴金酒庄。虽然现在的滴金酒庄已被出售给 LVMH 集团,而法歌贵腐酒却依旧在吕萨吕斯家族的苦心经营下缓缓流淌

现任古堡・法歌酒庄庄主是亚历山大・德・吕尔・萨吕斯伯爵(Comte AlEXandre de Lur Saluces),他曾经也是滴金酒庄的当家人。这样霸气和华丽的名字,彰显着一代又一代的贵族传承和家族威望。现任古堡法歌总经理是悦德・德・奥尔良王子(Prince Eudes d'Orleans)也是一位大名鼎鼎的人物。2012年就在我将要离开北京前往法国波美侯接受骑士勋章授勋的前一天,悦德・德・奥尔良王子与酒庄庄主的儿子菲利普先生(Philippe de Lur Saluces)慕名而来,我在骑士联盟酒窖(原光华路五号院葡萄酒窖)接待了他们二位。两人风度翩翩、气宇不凡,周身都散发着法国贵族的优雅气质。带他们参观完酒窖后,随即在酒窖用餐并坐下来侃侃而谈,从甜白酒的葡萄种植到酿造工艺,从对葡萄酒的热爱到对葡萄酒的苛求……交谈中两人时不时发出对我的好奇与惊讶——“我们知道高先生是中国红葡萄酒界的专家,没想到对甜白贵腐酒也有着如此深厚的专业知识和鉴赏力!”其实两人给我最深刻的印象是他们以虔诚的态度和苛刻的标准掌管着古堡法歌的葡萄栽培和酿造。

在法国波美侯授勋仪式结束后的几天里,我就驱车南下,来到了波尔多苏玳产区的古堡法歌。老庄主亚历山大伯爵在酒庄接待了我,还有悦德王子,他已经从北京回到了酒庄。他们向我展示了300多年前曾经被大火损毁的老古堡遗址,还有现在他们生活的位于古堡旁边的庄园宅邸。我最感兴趣的还是古老而神秘的地下酒窖,老庄主慷慨赠予我生命当中有纪念意义的1953年和1955年两个老年份的古堡法歌贵腐酒,这两个老年份酒是酒庄仅存的6瓶老年份酒其中之一佳酿

离别时已是黄昏时分,法歌酒庄在喧嚣的葡萄酒行业中显得低调而神秘,古堡的残骸在夕阳的映照下坚定而美丽,“是金子,在哪里都可以发光”,古堡法歌是那样地醉心于酿造工艺,仿佛世上的喧哗和荣誉都不能让其动容,几乎所有的注意力都是为了追求甜度和酸度的平衡,酿造一瓶上等的葡萄酒。对细节的高度关注和对品质的不懈追求,让古堡法歌这一极品佳酿在苏玳区的众多酒庄中浑然天成,独树一帜。



1471422831401748.jpg

古堡芝路


古堡芝路酒庄(Château Guiraud)为1855 年波尔多苏玳区一级酒庄,管理者之一是格拉夫列级名庄骑士酒庄 (Domainede Cheval ier)的庄主兼酿酒师奥利维・柏赫纳(Ol ivier Bernard),他的葡萄酒以严苛的制作过程而出名。芝路酒庄对大自然的尊重、 对人的尊重、 对技术和对传统的尊重体现在了种植葡萄、 酿制美酒这些日常工作的一点一滴上。

不久前芝路酒庄品牌大使兼商务总监大卫・奥农先生(David Ornon)还来到北京骑士联盟酒业,特别带来芝路系列葡萄酒并与我一起品鉴。芝路甜白葡萄酒有着清新的水果气息与贵腐菌带来的特殊香气,它们的融合产生了美妙的酱果甜香。入口香气四溢,触感如丝般顺滑, 香气也瞬间在舌尖爆发,我虽想把它多留一会儿在口中,却不由自主的将它咽下。 芝路酒的余味总是清爽的,因为甜中带酸,最后有一点苦, 甜而不腻。大卫表示芝路庄今年将给我们骑士联盟特制专利转销古堡芝路,为北京骑士联盟酒业特别酿制专营品牌。期待给北京爱好葡萄酒的朋友们带来甜蜜愉悦时光。

要懂得甜白葡萄酒,必须真正的深入它其中。 或许它看起来简单,严谨甚至森严,但一旦您将酒杯握在手中,就会眼前一亮,马上感受到其美妙。大家常说,喝红葡萄酒要醒酒,需要搭配美食,至少需要小食,但甜白酒你可以打开就喝,不搭配任何食物就有满足的体验。当然,如果你有耐心等待的话,可以等待到它成熟,10年、20年、30年,你会惊叹岁月让你体会到生命的旋律在流淌。


关键词:红酒酒庄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Your browser must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and the Adobe Flash Player installed.

共有 0 条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