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酒品鉴,走访左岸名庄

首页 > 实时报道 > 国内新闻 2016-08-05 13:50:30 阅读( 评论(1)

2015年3月30日赴波尔多之行,参加一年一度的期酒品鉴会。期酒(En Primeur)是波尔多葡萄酒交易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每一年都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专家、酒商、媒体空降到这个迷人的城市。今年来自中国的酒商也明显少了很多,这也可能表现出中国市场渐渐开始成熟了,购买酒庄的人也尝到了酸甜苦辣。我认为至少这对中国进口葡萄酒业是一件好事。在经历了2009年、2010年“世纪年份”的惊喜,又遭遇上3个连续的 “艰难年份” ,2014年波尔多虽然可称丰收年,但较2009和2010年份仍差一些,个人认为没有太大惊喜。本期让我们从波尔多左岸格拉夫(Graves)出发,一路向北,先来领略左岸名庄的风采。


1471328103430701.jpg


格拉夫之精华

波尔多的清晨细雨蒙蒙,空气还有些冷,踏上这片洋溢着春之活力的土地,让我有种重归故里的感觉。每当看到熟悉的葡园风景,呼吸着久违的清爽空气,心情都会十分振奋。佩萨克-雷奥良(Pessac-Leognan)产区是格拉夫地区的精华产区,也是波尔多优质干白葡萄酒的出产地。整体而言,2014年份佩萨克-雷奥良产区的白葡萄酒表现要比红葡萄酒好。不过一些酒庄,像史密斯拉菲堡(ChâteauSmith Haut Laffite)始终在红、白葡萄酒方面都表现得相当出色。我品尝了其酒庄的2014年份红、白葡萄酒,不失大酒风格,当然没有他们2009年份的干红葡萄酒那样惊艳;不过,至少是格拉夫地区今年尚佳的酒庄之一。名贵家族玛拉蒂克酒庄(Château Malartic-Lagraviere)也是格拉夫16个列级酒庄之一,无论是酒的风格还是带有帆船标志的酒标都深受国人的喜爱。总经理纳赛尔先生(Karim Nasser)和我的友谊已长达十余年,十多年前还在青岛时,我就有订他们酒庄的品牌。总经理每次来北京都会尽可能抽出时间来我酒窖,共饮美酒、洽谈红酒业务,开心愉悦。期酒品鉴期间由于访客量太大,许多酒庄都不对外接待,不过这一次玛拉蒂克酒庄的少东家让-雅克・邦尼(Jean-Jacques Bonnie)破例以家宴接待我和同行友人。颇有艺术家风范的让-雅克是个长发帅哥,也是个性情中人,喝到开心时,不停到自家地下酒窖取出仅有不到十瓶的82年、86年玛拉蒂克藏品与大家分享。他们的2014年份也算得上难得丰收的一年。


2011231235.jpg


生物动力新未来

都说玛歌村(Margaux)的表现会影响到整个波尔多地区。2014年的波尔多在经历了阴郁的夏季之后,充满阳光的9月挽救了这个丰收的年份。玛歌村2014年虽然惊喜并不算多,但相对于2011、2012、2013这样相对弱一些的年份表现得也算是出色,柔美而不失活力。古堡玛歌(ChâteauMargaux)是1855年梅多克列级酒庄一级庄,酒庄总监保罗・庞塔里尔(Paul Pontallier)说过:“2014年的波尔多葡萄酒是集中度和新鲜度的完美结合。”同样位于玛歌村内的古堡宝玛庄(Château Palmer)是1855年梅多克列级名庄三级庄。关于宝玛庄,我还是认定一句行业名言:宝玛庄虽在三级,超越二级,挑战一级。罗伯特・帕克在1998年对波尔多酒的评级中就讲过:宝玛庄已被列入一级名庄之列。宝玛庄总经理兼技术总监托马斯・杜豪(Thomas Duroux)特邀我和友人在他的古堡内共进午餐,他真诚地告诉我,前一天宝玛庄发行1995年古堡宝玛600瓶被经销商20分钟一抢而空。值得一提的是,目前这两个酒庄都已经开始实行生物动力法(Biodynamics)进行种植和酿造,生物动力法不但可以建立一个良好的生态平衡体系,种植出健康的葡萄,而且还可以在葡萄酒中体现出风土的特色。当下人们已经越来越注重身体健康,在这些顶级酒庄的带动下,或许在不久的将来,生物动力法酿造的葡萄酒将成为葡萄酒领域新的趋势。


男爵与女爵

碧尚男爵酒庄(Château Pichon-Longueville Baron)与碧尚女爵酒庄(Château Pichon-Longueville-Comtesse-de-Lalande)是波亚克村(Pauillac)仅有的两座二级庄。这两家葡萄园由于地点相近,所以葡萄酒的风格结构都相差不多。2014年的碧尚男爵将当年的特点表现得淋漓尽致,出售相当快,当天货仓内80%的期酒都已经卖光。碧尚女爵庄的建筑有着壮丽典雅的外观和先进的酒窖管理设备,是古典和现代的结合。男爵与女爵是兄妹庄园,他们共同继承着父辈统一的酿酒理念,无论在顶级年份还是普通年份,都能一如既往地酿造出符合众人期望的葡萄酒。与男爵庄相比,2014年份的女爵庄则少了一些柔美和悠长的回味。品尝期酒是专家们的挑战,这些高品质的酒可能至少要静等8~10年以上才能彰显魅力。


世代情怀牵系波亚克

我喝过很多不同年份(只要是十年内的新酒)的古堡拉菲庄 (Château Lafite Rothschild),感觉古堡拉菲就像中国传统的中医名师配方。无可挑剔的古堡拉菲庄, 这些年始终保持自己的风格,连他们的收购酒庄1855列级四级庄古堡杜哈米隆(Château Duhart-Milon),都难以分辨出拉菲固定的香草及一丝丝巧克力和咖啡的气息。2014年算是丰收之年,没有遇到大的自然伤害,中规中矩的古堡拉菲混酿中采用了3%品丽珠实属罕见,因为左岸很多酿酒师认为2014年份品丽珠表现较好,给葡萄酒带来浓郁的芳香和新鲜度。正如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技术总监夏尔・舍瓦利耶(Charles Chevallier)所讲:“老天虽然没太将慷慨赋予收成,但把重要的都留在了杯中。”紧接古堡拉菲的下一站是木桐酒庄。现年51岁的菲利普・谢汉・罗斯柴尔德(Philippe Sereys de Rothschild)是前任庄主菲利嫔・罗斯柴尔德(Philippine de Rothschild)的长子,也是木桐庄的接班人,他有着和他母亲一样充满感染力的微笑,这不禁使我回想起2010年受菲利嫔男爵之邀,在其别墅与友人共享下午茶的难忘时光。菲利普知道老朋友来访,百忙之中接待了我,热情与我合影留念,并和我们一起品尝了2014年的木桐。我感觉2014年的古堡木桐无疑是左岸期酒中最为突出的,浓郁饱满、富有层次,充满无限想象空间。


1 碧尚男爵(图一).JPG

碧尚男爵


2 碧尚男爵(图二).JPG

碧尚男爵


3 碧尚男爵(图三).JPG

碧尚男爵


4 碧尚女爵(图一).JPG

碧尚女爵


5 碧尚女爵(图二).JPG

碧尚女爵


2123123015.jpg


恩格斯的贺礼

由于圣爱斯泰夫村(Saint-Estèphe)是梅多克几个名村中最靠北的,因此这里的气候相对凉爽,葡萄成熟也较慢,红葡萄酒酸度较高。2014年的秋季为圣爱斯泰夫村提供了完美的收获天气,生产出整个波尔多产区内单宁最重、酒体最浑厚强劲的葡萄酒。位于该村的1855年梅多克二级名庄爱士图尔(Cos d’Estournel)酒庄城堡是十字军东征时代的产物,它完美地将东方建筑风格与西方建筑精华结合在一起。在伟大的哲学家马克思和贵族女子珍妮・冯・威斯特华伦(Jenny Von Westphalen)结婚的时候,恩格斯就是以两箱爱士图尔葡萄酒作为贺礼。这款独具魅力又充满异国情调的葡萄酒,因这一典故显得更加富有贵族气质。下一站玫瑰庄园(Château Montrose)可以说是圣爱斯泰夫的佼佼者,1855年梅多克地区二级酒庄,也一直是波尔多地区最稳定的列级名庄之一。不少业界人士给予2014年的玫瑰庄园等同一级庄的好评,称其是“超二级庄”里的黑马。玫瑰庄园的酒的确美如其名,在极具竞争力的爱士图尔庄园和凯隆世家(Château Calon Segur)面前毫不余力地提高质量,成为品质卓越、性价比非常高的酒庄。


波尔多的明天

到达波尔多的第二晚,我和友人应邀参加了在 CAPC 当代艺术馆举办的名庄联盟答谢晚宴。晚宴独具匠心的布置和典雅的格调令人印象深刻。在通往晚宴大厅的阶梯两侧,整齐地站着手持酒杯的名庄代表,他们面带虔诚的微笑,欢迎着来自各方的名人、政客、艺术家、酒商。当晚全场座无虚席。现在懂酒的中国人日益增多,这样盛大豪华的晚宴也出现了越来越多中国人的身影。波尔多列级名庄联合会主席奥利维尔・伯纳德(Olivier Bernard)在晚宴开场的时候做了一个振奋人心的发言,他表示,在波尔多经历了三年之久的红酒市场低谷期之后,希望2014年的好收成能带来红酒市场的新机。确实,期酒所展现的质量和风格已让不少人重拾对波尔多的信心。


关键词:红酒酒庄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Your browser must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and the Adobe Flash Player installed.

共有 0 条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