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人生续写酒庄辉煌

首页 > 实时报道 > 国内新闻 2016-05-08 16:43:24 阅读( 评论(3)

使命拉菲2.JPG


史密斯拉菲堡(Chateau Smith Haut Lafitte)是我每次葡萄酒之旅的必经之路,坐落在格拉夫(Graves)北部经典产区佩萨克-雷奥良(Pessac-Leognan),与1855年梅多克列级名庄一级庄古堡奥比昂(Chateau Haut-Brion)同属一个产区。酒庄的主人丹尼尔・卡萨德(Daniel Cathiard)和夫人弗洛昂丝(Florence)曾是奥运滑雪运动员,而今是成功的商人。

他们的经历本身就是一个追寻现实理想并获得成功的实践者的感人故事。

 

冬奥会的滑雪冠军

在距离波尔多南部十几公里处的山坡上,有一座外观独特的高高矗立的城堡史密斯拉菲堡。这座古老的建筑始建于15世纪,被毫不掩饰的大自然环抱着,美得令人窒息。春天鸟语花香,夏天枝繁叶茂,秋天凉风宜人,冬天银装素裹,在这里工作和生活的人,每天都享受着大地赋予的得天独厚、四季分明的葡萄园美丽风光。

丹尼尔夫妇约50年前在法国的滑雪队相识,那时丹尼尔在法国国家队,弗洛昂丝是替补队员。年轻时的丹尼尔有着一副冷峻的面庞,他在国家队的表现十分出色,还曾代表法国队参加过冬奥会,并赢得了1968年法国冬奥会的冠军。他们有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大女儿目前正经营着酒庄附近的一个拥有米其林星级餐厅的五星级酒庄式酒店;另一个女儿创立了法国纯天然护肤品牌 Caudalie 和葡萄酒温泉SPA,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客慕名而来;酒庄的全部业务则由他们的儿子来管理和继承。

我和丹尼尔夫妇是多年的朋友,每次去波尔多,丹尼尔夫妇都会在百忙中抽出时间,邀请我和友人到他们家里做客,与我们一起分享上好年份的史密斯拉菲葡萄酒,还戴上围裙亲自下厨准备美食。丹尼尔谦逊而低调,浑身散发着成熟法国男人的魅力:典雅、贵族气质、平易近人。滑雪运动员出身的他酷爱大自然,也喜欢小动物,在自己的牧场里饲养了几匹小马驹。每次拜访,都会看到他将自行车摆放在酒庄门口,供客人们在田边消遣。令人钦佩的是,他们夫妇二人在酒窖约见朋友时,也会轻松地从家里骑着单车去赴会。当然,丹尼尔夫妇也是我们酒窖的常客,每次他们来到北京,也总会来我们酒窖聚会。虽说讲着不同的语言,却并未影响我们深厚的情谊。

 

 

1.jpg 

1.jpg


 

热爱生活,热爱艺术

法国是个充满文化艺术底蕴的国家,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生来热爱艺术,大街小巷满是艺术家的身影。丹尼尔夫妇也是名副其实的艺术品收藏家,弗洛昂丝在一次采访时说:“我的父亲经常说,面包、牛奶和葡萄酒是人类最圣洁纯粹的三个结晶。它们都源于自然,被我们生产出来,是那么天然并且有益健康的劳动成果。葡萄酒是土地的果实,联系着人类与自然。我一直认为艺术、劳动与自然是被融合的!”这也证实了为什么在史密斯拉菲酒庄里会有那么多随处可见的艺术品。在宽阔的庭院里,带有酒庄标识的古董车、高高屹立的“鸟人”、铁板拼绘成的微型葡萄田地形图、葡萄树造型的指路牌、会开花的铁树以及遍布在品酒室和酒窖里的古董,它们都是来自世界各地艺术家的杰作。它们白天是引人注目的艺术品,到了夜幕降临的时候,它们似乎又是一件件乐器,共同奏响着酒庄的历史与传奇。

在这些别具匠心的艺术品当中,最令我难忘的是那座位于葡萄田里的断臂维纳斯女神像。高大的青铜像矗立在田中央,日日夜夜守望着史密斯拉菲的葡萄园。这片田也因这位爱与美之神的存在,充满了诗情和画意。还有一件艺术品令人印象深刻——坐落在田边的巨型野兔雕像。因为这片葡萄田原来是荒野,有很多野生动物,加之庄园环境自然安全,田里经常会有蹦蹦跳跳的野兔,所以庄主特意立像,让飞跃的野兔成为庄园的标志。相信每一位到访过史密斯拉菲酒庄的宾客,都会对它记忆犹新,历历在目吧。

 

恩爱夫妻风雨同舟

丹尼尔夫妇如今将酒庄经营得风生水起。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当初刚刚退役时,二人都曾经各自做着和葡萄酒毫不相干的事业,而且也都做得如日中天。丹尼尔先是接管了家族的企业,做体育用品生意,在整个欧洲从旗舰店到连锁店,越做越大;夫人弗洛昂丝则是美国一广告公司欧洲部的副总裁,经常满世界地跑业务。两人的工作都非常忙碌,事业也发展得越来越好,然而却是聚少离多,常常只能在机场见上一面,这给他们的婚姻生活带来一个很大的问题,所以他们决定寻找一份共同的事业。

这时,一个有着传奇故事的酒庄吸引了丹尼尔夫妇的目光,这就是史密斯拉菲堡。从决定做葡萄酒庄主人那一刻起,夫妇二人就希望能够在史密斯拉菲庄园酿造出代表法国品质的优质葡萄酒。正如法国的象征性建筑埃菲尔铁塔一样,从一开始的饱受争议,到后来的万众瞩目,丹尼尔夫妇的成功之路来之不易。起初,他们周围的人并不看好他们的选择,甚至有人觉得他们疯了。"我们在转行之前,事业做得都已经很成功了,"丹尼尔对我说,"那时,有很多人都不理解,为什么我们要做出这样的选择,这在当时很疯狂……我和弗洛昂丝都不熟悉葡萄酒的生产和经营,何况那时候的史密斯拉菲堡的酒质量实在不算好。"

那么,他们到底为什么会选择史密斯拉菲这个酒庄呢?故事还要追溯到19世纪中叶。那时,史密斯拉菲堡的主人是迪福・杜贝尔(Duffour Dubergier)(现在酒窖里仍摆放着他的雕像)。1842年,杜贝尔担任波尔多市市长,他也是一名狂热的葡萄种植家,后来曾担任波尔多葡萄酒商会的主席。1855年,就是他签署的梅多克(Medoc)葡萄酒分级文件。杜贝尔为了不让人们觉得他自己有徇私的嫌疑,把已经上榜的自家的酒全部删掉了。事实上,史密斯拉菲堡酒的质量在当时已经是高品质的酒了。要知道在那个时候,只要是列上分级表的酒,价格都升得很高。正是因为看到了杜贝尔谦逊的态度,还有酒庄辉煌而谦逊的过去,1990年丹尼尔夫妇倾其所有买下了这座古老又美丽的酒庄。

然而,在购买酒庄的第二年,他们赶上了对于葡萄来说是灭顶之灾的霜冻。“我们缺少葡萄种植经验,根本没有做好任何防冻措施,所以几乎所有的葡萄都遭了殃,损失很惨重。”那一年的损失差点让夫妻俩寒心。不过,不要忘记他们可都是滑雪运动员出身,那种与冰雪抗衡的斗志使得他们更加坚定了信心,他们心中熊熊燃烧的希望之火再次点燃。


为了最初的梦想

史密斯拉菲堡的土壤为砾石土壤,酒庄所在的格拉夫地区,法文本身是砂砾的意思。白天由于气温高,砾石吸收热量使土壤易于葡萄生长;夜晚由于砾石与周围的温度差,在其表面形成一层水气,又保证了土壤的湿度。为了更好地提高葡萄酒的质量,丹尼尔请来了米歇尔・罗兰的酿酒团队做顾问,他们反复研究了史密斯拉菲堡葡萄园每一块土地的特性,然后去寻找最适合种植在这里的葡萄。从1992年起,史密斯拉菲酒庄不再使用化学除草剂,而是实行生物种植葡萄。1998年,酒庄将发酵桶更新为橡木发酵桶,让酿出来的酒更柔和。他们甚至动用了卫星来为葡萄园服务。不加入过多的人工干预,让葡萄自由地生长,酿造出属于这片土地的特色葡萄酒。整个酿酒过程丹尼尔夫妇都会亲力亲为。

法国目前仅有几间酒庄能有自己的作坊制作酒桶,史密斯拉菲堡是其中之一。他们采用当地森林橡木,纯手工制作,产量很少,每年仅一位工匠制作,平均下来一年只能生产400余个225升橡木桶。这些橡木桶仅供自家酒庄使用。史密斯拉菲堡的葡萄酒有今日的成绩,这也可能是一个秘密武器吧!

每一位在这个酒庄工作的人都受到尊敬和重视。我看到丹尼尔夫妇见到每一位员工时都会亲切地打招呼,有时会停下来握手。这一切让我肃然起敬。这也使得史密斯拉菲堡葡萄酒散发出一种傲娇和沉稳的贵气。

丹尼尔非常喜欢吃中餐,知道我也酷爱美食,所以一见面就会跟我探讨葡萄酒与中餐的搭配艺术。"我觉得史密斯拉菲的酒非常适合与中餐搭配,特别是鸡鸭类,还有你们那里的北京烤鸭(他指的是我们5号院美食街的灵芝烤鸭),搭配史密斯拉菲都是完美!"他还回忆起2009年我带他去青岛崂山吃散养走地鸡,以及皱着眉头强吃山蝎和蜂蛹的经历,一切好像就发生在昨天。

史密斯拉菲堡葡萄酒有一种难以模仿的独特风味。神秘的地下酒窖建在地下6米深的地方。在这个波尔多地区最大的地下酒窖里,醇香的美酒静静沉睡在每年更换的全新橡木桶里。酒的主人不喜欢匆忙行事,他们坚信美酒是由时间和耐心酿造出来的。2009年的史密斯拉菲干红葡萄酒被罗伯特・帕克评了满分,由于我常年代理他们的酒,丹尼尔夫妇对我十分信任,把本打算为自家地窖收藏的、仅有的600瓶同等质量的"使命拉菲干红葡萄酒"(Le Petit Haut Lafitte)特优2009年份的酒都签给了我,恰是我们深厚友情的体现吧。

值得一提的是,在购买史密斯拉菲堡的4年后的1994年,丹尼尔又购买了不远处的古堡康得利酒庄(Chateau Cantelys)。古堡康得利的酒我也十分欣赏,酒体平衡又不失灵活,具有精致的表现力和独特的个性。

史密斯拉菲堡是格拉夫地区仅有的16个著名列级酒庄之一,销售遍及世界。老朋友丹尼尔夫妇也谱写着他们相濡以沫的爱情神话,并实现了他们生活和事业上的梦想。这一切无疑都是对葡萄酒的奉献。


关键词:红酒酒庄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Your browser must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and the Adobe Flash Player installed.

共有 0 条评论
评论